文章分类

当前位置:首页>文章中心>游玩游记>新作发表 || 大觉山游记 || 陈志宏

新作发表 || 大觉山游记 || 陈志宏

发布时间:2019-03-18 点击数:509

向来对景区口号,有本能的排斥反应,觉得神头十足,过于夸张,要不神神叨叨,过于细碎,唯这一句另外——“神山圣水,觉者天堂。”

赣东资溪大觉山,这句拔高至仙界的风景描述,在我,却是人间的诫勉谈话,生命的灌顶醍醐。

它有这样的逻辑关系:访山,问水,瞬间觉,觉者上天堂。

与之相对,爬山,涉水,不得觉,裹挟下地狱。

自古以来,寺因山而得名。

比如我国最早的汉族僧侣严佛回家乡临淮郡(今江苏淮安),建铁山禅寺,又比如安徽天门寺,浙江天姥寺,镇江金山寺,洛阳灵山寺等等,莫不如此。

唯有这座大觉山,超然度外,久藏深闺无人识,闻香一动惊四方。

这山因寺而浴火重生,恰似一只历经涅槃一飞冲天的金凤凰。

山如故人,一直都在那里为你守候,历千年风雨,依青叠翠独自碧,高山流水淌清波。有山有水有故事,潋滟晴方好,一湖如镜映青碧,大觉山水,恋人一般两相依。

山似猪牙,人称“猪牙山”,此湖因高与天齐,被誉为“天湖”,“天湖”配“猪牙”,实为土豆与琼浆为伍,生生不搭,大写的尴尬。大诗人王安石路过此地,实在看不下去,登顶后,配了个谐音雅韵:朱崖。从此,猪牙变朱崖,一传近千年。

并不是王安石说它朱,要他红,就能红遍中国,朱崖咸鱼翻身,得益于山上那座古寺——大觉寺。

寺名大觉者,并非此地独有,北京西山、上海金山、江苏宜兴,甚至日本京都都有,但山因寺而得名,实属资溪人独创。

朱崖山上大觉岩,东晋咸和元年(即326年),岩上始建 大觉寺,距今1600多年。山岩香火,千年不断。

朱崖山一朝更名觉山,远远近近有人知。

凌空俯瞰,巍巍江西龙虎山和昊昊福建武夷山,妆点东南形胜。两山之间,大觉山静卧千年,藉藉无名。改名之后,一前一后,两大名山,像两个力大无比的好兄弟,生生将它抬上轿,展现在世人面前。待遇如此之高,焉有不火爆之理?
故而,大觉山领跑赣东,率先成为国家五A风景区,抚州全市,独此一家,别无分店。

在我数度访问龙虎山和武夷山后,终得机会,访问后起之秀的大觉山。

上山之前总以为不过寻常一山峰,坐上索道后,青山的青,碧波的碧,柔风送爽,山气送惬,给了我异于平常的洗礼。

同一缆车的上海游客见多识广,本以为会见怪不怪,却听见她高八度地说:“真的蛮灵的嘞!”

我问:“此话怎样讲?”

他说:“就是棒极了。”

俯视众山捧一水,我也情不自禁地用上海话赞叹起来:“蛮灵额!”

惊叹之际,拔地而起一座石山,危峰兀立,乍看像虎,细看似人,正是大觉者——“大地之子,元始无尊”。大觉者海拔1338米,与诸峰保持一碗汤的距离,无依无靠,煞是孤独。

古往今来,觉者悟者,概莫能外,如野生华南虎,独来独往,寂寂然,独闯山林。

对于资溪,最早的印象是没有印象。它不像广昌有白莲,南丰有蜜橘,临川出才子,我老家东乡人会养猪也会读书,就是一个平淡无奇的山区小县。资溪是典型的袖珍型县域,面积小,山地多,人口少,外流多,是抚州市的边界,也是江西省的边疆,一抬脚就到了福建。

有一年,我堂姐嫁到资溪,后来发财了,只因跟着堂姐夫开面包店。资溪面包,如今就差那么一口气,要与兰州拉面和沙县小吃齐名了。

2000年左右,资溪发现野生华南虎的消息,四下里散播开来。那时,我还是一名小记者,作为新闻同行,自然有与世人不同的判断。但不可否认,此一举,借着公认已消失了种群的野生华南虎,资溪进入全国公众的视野。
山水之野,开化之迟,散发的魅力,令人神往。

当风景成了流水线上的庸常,大觉山因其披了一层神秘面纱,而备受国人关注。这里的漂流,因为出现过伤亡事故,其惊险刺激,一拨又一拨爱漂者,趋之若鹜。负面新闻反成了正面宣传,真是意外中的意外,惊奇中的惊奇。

下得山来,从索道上再看大觉者,实乃女王头扩大版。

015年,访问台北野柳地质公园,这个突出海面的岬角,因海蚀风化及地壳运动等作用,造就了海蚀洞沟、蜂窝石、烛状石、豆腐石、蕈状岩、壶穴他溶蚀盘奇特景观。其中一处,因神似英国女王头,成了绝胜一景,据说,还上了香港的钞票呢。
“大觉者女王”临望大觉湖,不胜凉风的娇羞,45度的低头,像是藏着满腹心事,让我心生哀怜,为之心疼。

这让我想起舒婷的《神女峰》,这首作于1981年的朦胧诗,因其神妙而直戳人泪点,广为流传,成了现象级名诗。结尾那名句,尤其具有震撼效果:“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,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。”

传说,神女是王母娘娘的第二十三个女儿,“赤帝女(南方天帝)之女,名曰瑶姬,未嫁而死,葬于巫山之阳,精魂依草,实为灵芝。”这个“旦为朝云、暮为行雨”仙女,不食人间烟火,饮露自高洁,孤独伴终生。

高贵如现实中的英国女王,神秘似神话传说中的神女,若要逃脱情与爱,就算站立千年,又能感动何方神圣?若是与爱人相拥一晚,就算孤独万年,又怎不值得?

想起上山时,上海美女那句“蛮灵的嘞”,顿觉出入大觉山,细观大觉者,自己的混沌脑袋,已然通了灵,莫非我也大觉了吗?

景区无处不在的那句广告语――神山圣水,觉者天堂,已然入心,安妥如故梦。

山不在高,不在名,而在野,野山真有趣。

站在大觉岩寺,回望群山,苍茫如海,仿佛亘古未变之静穆,瞬间中沉睡中醒来,给人通灵性,让玩劣者开化,令迷糊者自觉。

大觉岩上有神气,气若兰,香馥入魂,气如莲,静幽驻魂,顺此气息,人们过天桥,游天廊,上天台,登天岭,拜天坛,走天街,云天一色,仿佛有路上天堂。

天堂入口有扇门,名曰南天门,一步跨过,俗人入天界,幸福滋滋生,悠悠万年长。

尘世多烦恼,不妨大觉山走一遭,万年风石,千年山水,开悟一念间,大是大非全抛开,甘作山间大觉者,一步入天堂。